當前位置:首頁 > 科幻·靈異 > 開局:一個民國位面 > 第三百七十八章:時光剝奪
聽書 - 開局:一個民國位面
00:00 / 00:00

+

-

語速: 慢速 默認 快速
- 6 +
自動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蘿莉音

型男音
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播放到下一章節?
立即播放當前章節?
確定
確定
取消
全書進度
(共章)

第三百七十八章:時光剝奪

開局:一個民國位面 | 作者:龍升云霄| 2022-05-04 20:03 | TXT下載 | ZIP下載

分享到:
關閉

貨郎靜靜的站在那。

交易雖然沒有進行,可它卻沒有攻擊二人的意思。

看上去,它并不是那種會主動襲擊人的法則之靈,哪怕自身強大可危害性并不高。

“隊長,等等我,等等我啊!

正想著。

之前從棺材鋪里,狼狽逃走的四人組。

不,現在是三人組,他們有個隊員已經死在了棺材鋪里。

三人舉著一根白蠟,正被一個送葬的紙人追殺。

看到張恒二人,為首的隊長楞了一下。

看上去,本來準備從十字路口向東走的三人,再看到他們兩個后硬生生扭轉了腳步,悶著頭就向這邊奔了過來。

“老爺子,我們被后面的鬼東西盯上了,幫我們攔下它,我包里還有一根白燭,事成后它就是你的了!

為首的隊長離得老遠就喊道。

張恒一動不動。

靜靜的看著三人。

三人一溜煙的從他身邊跑過,擦肩而過的瞬間,為首的隊長再喊道:“謝了老爺子,出去后咱們在船上回合,一根白燭,決不食言!

說完。

頭也不回的跑了。

“白燭!”

張恒目光玩味。

看樣子,三人從棺材鋪里交換到白燭之后,就依仗著能避鬼的白燭,強闖了村中的某個禁忌場所。

可能得到了什么寶物,不過也引來了紙人的追殺。

那紙人一米高,帶著高帽,涂著紅臉蛋,手上還拿著哭喪棒。

雙目間是濃郁的紅色兇光,哪怕什么也不做,只看外表就知道不好惹。

“張爺爺,小心!

紙人追在三人身后。

三人從張恒身邊跑過的同時,追在后面的紙人也到了。

它顯然不是貨郎這種文明鬼,距離一靠近,紙人便舉起了手中的哭喪棒,哪怕張恒什么也沒有做,也擺出了即將襲擊的架勢。

“禍水東引啊!

“年輕人,不講武德!

看著逃跑的三人,張恒微微搖頭。

說得好聽,出去了送他們一根白燭,那也得出去不是。

三人知道他們兩個是什么實力,技不如人豈不是要被紙人一下打死。

張恒又不是三歲孩子,哪能不知道三人打的是什么主意。

他們兩個要是有本事,能在紙人的襲擊下活下來,順利回到船上。

自然,一根白燭給了也就給了。

反之,沒本事,出不去,死在紙人手上。

那也是他們兩個命不好,沒有這個福分,死活三人都不虧。

可惜。

碰瓷他們可算碰錯人了。

張恒手中的拐杖一跺,時間又向后倒退了十五秒。

“老爺子,我們被后面的鬼東西盯上了,幫我們...”

十五秒前。

雙方剛剛碰面。

為首的那名隊長剛要開口,就見張恒用手上的拐杖在地上一劃。

...畫地為牢...

下一秒。

正要繞過二人繼續跑的三人,直接撞在了一面看不見的墻壁上,直撞得人仰馬翻。

“靠,哪來的墻?”

為首的那名隊長如喪考妣。

三人慌慌張張的向前摸索著,明明眼前什么也沒有,可就是跨不出那一步。

唰!

紙人追上來了。

它高舉哭喪棒,就像在敲打頑固的老玉米一樣,一下下的打在三人頭上。

汁水橫飛,怎是一個慘字了得,轉眼就將三人活活打死了。

“張爺爺...”

楊糯糯被嚇了一跳。

她想過張恒不會救人,卻沒想到張恒會封鎖空間,阻攔三人,讓三人被紙人給打死了。

這簡直就是簡直了。

看楊糯糯一眼。

張恒也沒有解釋。

成年人的世界,沒有那么多為什么。

理解不了,那是你的問題。

“哼哼!

“騙我!”

等到紙人將三人打死后。

張恒伸手一抓,直接將三人的背包抓了過來。

打開一看。

背包里只有一雙紅色繡鞋,哪有什么白燭在。

看樣子,真是空白白話,能蒙一個是一個。

“你知道,撒謊的人什么時候最尷尬嗎?”

張恒將紅色繡鞋丟給楊糯糯,輕聲道:“謊言被揭穿的時候!

說完。

張恒又補充道:“時間是個好東西,可以讓人不斷試錯,只可惜,我有很多種選擇,他們沒有!

如果背包中有白燭。

張恒會再次重啟時間,因為三人沒騙他,背包里真有白燭可以給他。

現在。

沒這個必要了。

這些都是壞孩子,欺騙他這個一千多歲的老人。

杜甫怎么說來著。

南村群童欺我老無力,忍能對面為盜賊。

真是世風日下,人心不古。

“還是你好...”

張恒看著深陷畫地為牢中,出不來,走不掉,只能來回巡視的紙人:“你看上去倒是挺有誠意的!

伸手一抓。

張恒的手并不大,紙人也并不小。

可隨著他的抓取動作,紙人在他手上卻越變越小,很快變成了煙盒大,被他一把抓在了手里。

交易...

張恒將手上的紙人遞給貨郎。

貨郎欣然同意。

隨后在貨箱中翻找一番,找出了一個撥浪鼓遞給了張恒。

“你是認真的?”

張恒一臉嫌棄。

撥浪鼓看上去普普通通,一面還破了個大洞。

雖然是一件法則物品,可使用規則也比較奇葩:搖動撥浪鼓,能隱藏自身存在感,持續10秒,但是要小心聲音會暴露位置。

真是奇葩。

張恒雖然沒有研究出,追殺三人的紙人是法則之靈,還是法則物品。

可它的等級明顯不低,有團滅一個普通駕馭者小隊的實力。

這樣的存在,在貨郎手中只換到這么一個玩意,這哪是什么等價交換,這是土匪吧。

你說你搶我不就行了嘛。

還非得給我個東西,這多不好意思。

“拿來吧你!

張恒試了兩次。

已經對貨郎失去了耐心。

他這輩子最恨奸商,也就是他有時光重塑的能力,不然換個人過來,非得讓貨郎坑吐血不可。

你做初一,就不要怪別人做十五。

張恒對貨郎的貨箱很感興趣,之前他還想著,搶的話是不是不太好。

現在看。

惡人就得惡人磨,他倒要看看,土匪,奸商,惡不惡的過他這個民國軍閥。

“嗯!”

張恒一把抓去。

右手直接穿過層層空間,落在了貨郎的貨箱上。

一拽。

居然沒有拽動。

有點意思,他看上去是隨便一抓,可手上帶著的是時空之力。

貨郎居然能跟他做拉扯,看來它的恐怖級別非常高,如果是換張嫣然這樣的隊長過來,恐怕出手的第一時間,就要被貨郎反擒拿,收到貨箱里去。

“竊鉤者誅,竊國者侯!

“我囤槍炮的時候,福生無量天尊,你他嗎還在賣過橋米線,拿來吧你!

張恒猛地一拽。

在他的抓取下,貨郎的身影開始變得虛幻起來,只有貨箱越發真實。

或者說。

貨郎本身就是不存在的,具有意義的是貨箱,貨郎只是受到貨箱支配的鬼奴。

啪...

冥冥中,好似有什么東西被扯斷了。

下一秒。

貨箱就被張恒抓在了手里。

他靜靜的感應一下。

貨箱內的法則物品并不多,只有六樣東西。

他交易給貨郎的紙人,七根蠟燭,一盒不知名的黑色污血,一把帶著寶石的詛咒匕首,一個香爐,還有一個手串。

“嗯嗯!

“貨箱內的貨物代表不了什么,這貨箱才是真寶貝,誰掌握了它,就相當于是第二個貨郎,除了人以外,還能跟鬼做交易,在不攻擊鬼的情況下,也大概率不會被鬼攻擊,算得上好寶貝!

張恒研究一二。

如果他想的話,他現在就可以背著貨箱,成為第二個貨郎,游走在法則之地,完成原始的血腥積累。

當然。

限制也有。

貨郎不能做賠本生意。

也就是說你用一塊錢買到的東西,必須要賣出一塊多的價錢來。

只能賺,不能賠。

賺的越多,對貨箱的掌控越深。

若是賠錢,或者賣不出東西,那么很抱歉,貨箱會吃了你。

“過分了!

“貨郎關系到紅白村的繁榮程度,你將它帶走,怎么也得問問我們吧?”

張恒剛將貨郎擒下。

再回頭,不遠處已經走來三位老人。

他們都穿著大褂,衣服的樣式很古樸,其中一人,更是讓張恒有些走神。

“你...”

張恒打量著三人中,站在中間的那名老太婆。

很熟悉。

而且是非常熟悉。

想了又想,看了又看。

張恒有些不確定,試探性的問道:“你是...安魚魚?”

老太婆冷聲道:“你這老鬼,裝什么蒜,當年要不是拜你所賜,我也不會不人不鬼,淪落到這個地步!

呃...

張恒有些無言。

看來這個讓他覺得熟悉的老太婆,真是民國時期下的安魚魚了。

她怎么藏在這,還成了紅白村這個法則之地的禁區之主。

有點亂。

張恒真靈降界之后,并沒有繼承前身的記憶。

從安魚魚話里話外的意思來看,他們這是半路鬧崩了嗎?

還是說。

這里的前身,并不像他那個時代一樣。

真正的張恒,在民國時代下買了四個婢女,取名春夏秋冬。

其中安魚魚就是其中之一,還被他此名為夏竹,是他的貼身侍女。

這里是怎么回事。

難道這個民國時代下的前身,并沒有從人莊買回安魚魚做婢女,而是她被別人買去了,后來機緣巧合成了駕馭者,并跟前身走上了敵對的道路?

記憶一片空白。

沒繼承記憶就是不好辦。

眼前的安魚魚,怎么也跟他記憶里的人對不上號,有很強的撕裂感。

而就在他想著,是不是將其擒下,然后以夢術和催眠,套一套這個老太婆版安魚魚的記憶時。

安魚魚臉色一變,沉聲道:“你不是老鬼!”

“嗯?”

張恒目光一凝。

他是張恒,前身也是他,可他不是前身。

所以在某種程度上來說,說他不是眾人印象中的那個張恒也算正確。

“你是誰?”

也不知道她是怎么看出來的。

語氣非?隙。

而且隨著她的篤定,周圍的景色也開始變得模糊起來。

張恒向兩邊看去。

紅白村,紅白村。

這是一個村,也是兩個村。

由紅村和白村組成。

紅村這邊,房屋閃爍,變成了一頂頂花轎。

白村那邊墻倒樹枯,轉眼就成了一片墳崗。

“幻術?”

“還是扭曲現實?”

張恒有些意外。

聽到他這話,老年版的安魚魚臉色越發冷冽:“連我駕馭的心靈法則都不知道,你果然不是老鬼!

張恒再次沉默。

這該怎么解釋,其實他真是張恒,只是解釋起來比較困難,沒幾個人會信。

因為太曲折了,我是他,他不是我。

想了想。

張恒放棄了。

語言是蒼白的,還是力量比較直接,于是開口道:“你出手吧!

“老姐姐,你說能擺平得的,不用打架!

“是呀,我們雖然也是民國時期走來的駕馭者,跟外面那些小家伙比是多吃了點咸鹽,可同樣的民國駕馭者也有高有低,你要是指望我們跟老張頭拼命,你是高看我們了!

不等安魚魚動手。

站在她身后的兩個老頭就打起了退堂鼓。

人的名,樹的影。

前身號稱民國第一人,這個名號可不是別人給的,而是實實在在的殺出來的。

兩個老頭也都是民國時期的老古董。

雖然沒跟張恒交過手,可聽也聽說過對方的厲害。

他們躲在法則之地,化身詭異圖的是什么,還不是圖個安穩。

活了一百多歲了,到頭來才明白,說別的都是假的,活著最重要。

“速走...”

聽到二人的話。

安魚魚并沒有生氣,反而低語道:“出去之后通知大家,就說老鬼不是真的老鬼,不知道是被什么東西取代了,還是法則之靈替換了他,總之不是真的他,讓大家小心點!

嗯?

張恒并不傻。

從安魚魚的話中他哪能不知道,前身在安排后事之前,應該跟民國時期的駕馭者圈子聯系緊密。

甚至,他可能就是這幫民國老古董中的核心所在,一群老不死的,整天密謀著什么。

只是后來密謀失敗,或者失去了信心。

前身從容赴死,而這幫人也隱藏了起來。

現在他取而代之,忘記了這幫人。

在這群人看來,他沒問題才有鬼了。

要說熟悉。

總部是外人,張嫣然和張興權這些張家人是小輩。

只有這些一百多歲,跟他打過交道的老怪物才是他真正的熟人。

難怪兩句話就被問出了不對,前身雖然厲害,是民國第一強者。

可他面對紅月時,還是無力且無奈的。

張恒想想。

真正的前身,應該在威嚴和不茍言笑的同時,雙目間又帶著些許憂慮才對。

而他,完全沒將紅月放在心上。

不說別的,光是情緒就對不上。

“畫龍畫虎難畫骨!

“知人知面難知心!

唉...

張恒嘆息一聲,開口道:“看來我跟前身的差別挺大,應該像雙胞胎兄弟吧,在外人看來很像,但是在熟悉的人眼中,一眼就能看出差別來,對不對?”

靜...

聽到這話。

兩個老古董對視一眼。

心中不寒而栗,腳下瞬間生風。

“走...”

一點猶豫都沒有,兩個老古董便要抽身而退。

因為在他們看來,出現在自己面前的張恒,應該是某個極為恐怖的詭異存在,占據了老張頭的肉身,取代了他,準備進行某種不可告人的謀算。

雖然不知道具體在謀劃什么。

但是可以想象,連老張頭都栽了,他們填進去恐怕連個浪花都沒有。

“別急!

張恒翻手一壓。

雖然他比較佛系,也不認為二人出逃能給他帶來什么難題。

可他是個討厭麻煩的人,再者說,他沒有前身的記憶,也正好擒下幾人,從幾人身上窺視下前身是什么樣的人。

“空間封鎖?”

行家一出手,便知有沒有。

民國時期走來的老古董,或許不是最強的,可絕對算得上見多識廣。

張恒一翻手。

在眾人的感覺中,就好似天空倒扣了下來一樣。

不需要去嘗試,冥冥之中,就有種被封死的感覺。

“就你了!

張恒伸手一抓。

直接抓住了一名老頭,隨后雙目中綻放出光芒。

歲月流轉。

時間就像走馬燈一樣,不過不是向前,而是向后。

只短短幾個呼吸。

張恒便親眼見證了,這位叫做鄭奉新之人的一生。

他生于光緒32年,也就是1906年。

船夫出身,后來...

轟!

張恒正看著,突然感受到時光受到了干擾。

抬眼看去。

入眼,面前站著三個跟他一模一樣的人,只是看著比他現在的樣子年輕一些,大概是前身六七十歲時的樣子吧。

心想事成。

還是心靈具現?

張恒目光一亮,這是將舊日的他具現出來了嗎?

轟!

沒人搭話。

回答他的,是三個長得跟他一模一樣,掌握著時光之力的老人,同一時間的抬手。

“這感覺!”

隨著三人的動作。

時光之力沖刷而來。

就像一塊橡皮擦一樣,想要擦掉他的過去,否定他的現在與未來。

7017k

微信掃一掃,好貨要分享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錄(快捷鍵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
一级A片在线观看无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