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游戲·競技 > 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 > 第十四章 夏彥加“言夏”VS炎帝加雷公(萬字大章,求月票。
聽書 - 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
00:00 / 00:00

+

-

語速: 慢速 默認 快速
- 6 +
自動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蘿莉音

型男音
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播放到下一章節?
立即播放當前章節?
確定
確定
取消
全書進度
(共章)

第十四章 夏彥加“言夏”VS炎帝加雷公(萬字大章,求月票。

精靈世界的底層訓練家 | 作者:說唱鴿| 2022-05-04 20:13 | TXT下載 | ZIP下載

分享到:
關閉

炎帝的出現,讓夏彥原本熄滅燃燒塔的打算,成了空。

并且,事情開始朝著不可控的方向發展了。

就說,黑袍人為什么會眼看著布萊茲被夏彥干掉而無動于衷。

雖說是因為夏彥與布萊茲結束戰斗得太快,再加上“言夏”的注視,讓黑袍人不敢隨意離開燃燒塔。

但眼看著一名四天王層次的助力的被干掉,這份心氣也太大了。

原來,黑袍人是在等炎帝。

其實,原本按照他們的計劃,布萊茲攔住準備撤退的人群,就算不是對手,也不至于這么快落敗。

知道布萊茲能夠多堅持幾分鐘,炎帝就能趕到。

屆時,夏彥的處境會比現在還要糟糕。

只是估計黑袍人也沒想到,堂堂前任四天王布萊茲會輸得這么快,這么徹底,讓他都有點反應不過來。

但就算沒了布萊茲,炎帝的出現,也讓局勢變得再次撲朔迷離。

“嗷——!”

炎帝的速度很快,幾個眨眼的功夫,就出現在了燃燒塔之前。

隨之而來的,從炎帝身上噴發的壓迫感,令場上大部分的精靈,呼吸都不由一滯,感受到了莫大的壓力,源自神獸的壓力。

“炎帝!是炎帝!”

“炎帝為什么會出現在這里?難道是因為燃燒塔再次被點燃,而感到憤怒嗎?”

“可是炎帝為什么好像在敵視夏彥天王?”

“...”

還未來得及完全退散的人群,在看到炎帝后,一個個驚呼出聲。

“燃燒慶典”儀式之中,除了朝拜鳳王外,還有一部分的儀式就有朝拜炎帝、雷公、水君這三只為鳳王所復活創造的圣獸。

可是。

讓人們難以接受的是,為什么炎帝出現非但沒有阻止燃燒塔的繼續燃燒,反而站在燃燒塔前,敵視著夏彥?

夏彥望著眼前這只威風凜凜的炎帝,看著它眸子里說縈繞的黑色幽光,大致就明白了過來。

炎帝,確實沒影響,甚至是被控制了。

最重要的是。

隨著炎帝的一聲咆哮與怒吼。

其身上所散發的灼熱氣息,不僅瞬間蒸發了周圍的水汽,還令燃燒塔的火焰變得更加澎湃。

天上的太陽宛如七八月的太陽,異常的熾熱。

光線照射在人身上,甚至隱隱都能感覺到一絲灼痛。

咔咔——

一道道細密的裂紋,出現在了緣朱市的街頭。

整座城市仿佛在剎那之間,變得支離破碎。

并且。

從這些地上的裂縫之中,還有著汩汩的巖漿以及火焰鉆出。

一時間。

緣朱市仿佛置身在了火海之中。

原本正在退散的人群,也被這地底騰起的火焰,以及翻涌而起的滾燙氣息給逼了回來。

傳說。

炎帝是體內蘊藏著熔巖般熱情的精靈,它的每一聲咆哮,都伴隨著精靈世界的一座火山噴發。

它是不是真的有這樣的能力夏彥不知道。

但看到這一幕的他還是忍不住抽了抽眼角。

炎帝你這么肆意崩裂大地、召喚巖漿,固拉多知道嗎?

這次。

不僅是緣朱市的居民和群眾受到影響,連旁邊一直靜默的火箭隊,也都受到了影響。

“呵呵——”沉悶的笑聲,從黑袍人身下傳出。

他的視線似乎有落在雅典娜和“言夏”的身上。

“火箭隊真以為我們是來給你們打工的了?你們想看到緣朱市被大肆破壞,不付出點代價,未免想得也太輕松了!

他似乎也知道一些雅典娜的任務內容,直接道了出來。

看這架勢。

黑袍人似乎不僅想要把燃燒塔給燒掉。

而是要把整座緣朱市連同其中所有的都給一起燒了?!

看出了他意圖的夏彥不由地瞪了瞪眼睛。

這也太大膽了。

就算他背后有某位聯盟高層在撐腰,這樣大張旗鼓的行為,也必定會惹來整個聯盟的重視乃至是敵視。

藏在聯盟高層之中的那家伙,準備跳出來了?

“燃盡一切吧,炎帝!把所有令你失去過一次生命的人類焚燒殆盡,把這座城市揚成飛灰!將所有的生命作為祭品,成為偉大的一部分!”黑袍人似乎變得有些癲狂,顯得歇斯底里。

聞言。

炎帝眼底的暴虐徹底按捺不住。

它心底最不愿意回想的過去,那段痛苦的經歷,被勾動牽引了出來,化作了它的憤怒。

“嗷——!”

再次咆哮出聲。

緊接著就看到炎帝緊咬牙關,絲絲縷縷的金色火焰從其齒縫之間溢出,全身的毛發肆意擺動,如同一團熊熊燃燒的火焰。

夏彥面色驟變。

“不好!快讓開!”

下一秒。

炎帝的嘴巴猛地張開,赤金色的火焰席卷而出,偌大的火柱朝著整座緣朱市翻涌。

噴火!

然而,此時面對憤怒炎帝的緣朱市居民,都還未從炎帝所帶來的壓迫感中回過神,哪里有逃跑的意識?

其實就算反應過來了,也避不開。

“媽的!”

夏彥一咬牙,眸中超能力閃爍。

不論是以四天王的身份,還是阻止黑袍人目的的想法,夏彥都不可能無動于衷。

就見。

他的精靈全都動了起來。

第一只出現在了炎帝火焰之前的,是多龍巴魯托。

借助“潛靈奇襲”第一時間趕到火焰之前,面對澎湃的灼熱浪潮,饒是多龍巴魯托也感受到了不小的壓力。

但它鼓動全身的能量,結合“潛靈奇襲”帶來能量,鼓起腹部,濃郁龍系能量積攢。

“比克提尼!”

夏彥忍不住喊道。

“呢咪~~”

自從跟隨夏彥之后,就一直和多龍巴魯托一樣藏在夏彥身邊的比克提尼,再次出現了。

它身為幻獸,雖然蘊含強大的能量,擁有不俗的實力,但它并不喜歡戰斗,所以夏彥從未強迫過它做什么。

可現在面對眼底,同為火系精靈的比克提,它的幫助非常重要。

而比克提尼也沒有拒絕夏彥請求的意思。

跟著夏彥這么久,好吃好喝好玩,它早就把夏彥當成了最好的朋友。

隨著比克提尼嚴肅地輕喝,屬于“勝利之星”的“幫助”沒入多龍巴魯托體內。

一時間。

多龍巴魯托就仿佛感覺體內翻涌出無盡的能量。

咆哮出聲。

流星群!

如同一條蒼莽巨龍的“流星群”從多龍巴魯托的口中張牙舞爪地奔騰而出,直面炎帝的攻擊。

兩股可怖能量的正面碰撞。

整個緣朱市的時間仿佛都暫停了零點一秒。

驟白的亮光,照亮了緣朱市的每一個角落。

下一個瞬間。

轟——!

劇烈的爆炸之聲如同一枚重型炸彈于緣朱市中央爆炸。

僅僅只是沖擊余波的席卷,就有成片成片的房屋坍塌、崩裂、化作齏粉。

人們怔怔地看著這一幕。

比之之前夏彥與布萊茲戰斗時的動靜,還要更大。

此時的他們,只能感覺自己的渺小,卻什么也做不了。

眼看著股股余波就要沖到他們的面前。

鏗鏘——!

舉著盾牌的堅盾劍怪陡然出現了所有人的身前。

沉重的身體,厚實的盾牌,給所有人心底帶來了一絲絲的安全感。

廣域防守!

沖擊的余波沖撞在了堅盾劍怪那擴增數十倍的虛瞇盾牌之上。

與此同時。

從胡地身上延伸而出的無數超能力絲線,結合拉帝歐斯的超能力,編織成了一張巨網,盡可能地減少了余波所帶來的影響。

大針蜂、波克基斯身形四下閃爍。

利用自身的速度、凌厲的長針、揮舞的翅膀,將炎帝那因為碰撞而四散的火焰擊潰。

“嗚~~”

夏彥腰間的精靈球自行打開,燃燒蟲出現在了他的腳邊。

望著那些四散的火焰,燃燒蟲非但沒有露出懼怕之色,反倒是如同看見了可口的美食一般,帶著渴望,舔了舔嘴巴。

嘴巴微張,腦袋附近的五根火紅色觸須閃爍,一些距離較近的四散的火焰,直接就被燃燒蟲給吸了過來。

一口一口地吃了下去。

越吃,它的眼睛就越發明亮。

甚至,吃了幾團火焰后,燃燒蟲還忍不住打了個飽嗝。

這一幕,看得夏彥都不知道該說什么了。

不過好在。

在他的精靈們的努力下,炎帝這次含怒的攻擊,被抵擋住了。

劫后余生的人們也在短暫地寂靜和沉默之后,迸發出山呼海嘯一般的歡呼聲。

“夏彥天王!夏彥天王!...”

直面神獸炎帝!

同時。

火箭隊們也終于反應過來。

雅典娜一臉的難看。

對方居然連他們火箭隊也要一起算計進去?

就見雅典娜高舉手掌。

“全員準備!”

無數紅光之中,一只只惡系精靈被其身后的火箭隊精銳部隊所召喚。

老虎不發威,真以為火箭隊是吃素的?

經歷過動蕩之后,雅典娜的部下們,也展現出了足夠優秀的素質,瞬間做好了戰斗的準備。

然而站在雅典娜身旁的“言夏”,卻皺著眉頭望向了燃燒塔西面的密林之中,手里多了兩枚精靈球。

站在燃燒塔上黑袍人,也有些意外地看向夏彥。

沒想到他能擋住炎帝的攻勢。

旋即又低笑了兩聲。

“那接下來的呢?”

“嗷——!”

一聲長嚎,宛若奔雷,震動空氣,搖撼大地。

伴隨著無數金色的雷光,于燃燒塔西側的密林之中,一只狀若劍齒虎的金色精靈,沐浴著雷光奔騰而來,眨眼間就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。

又是一股極強的壓迫感席卷而來。

夾雜濃郁的絮狀雷光。

“是雷公!”

“雷公也出現了!”

參加“燃燒慶典”的人感覺天好像真的要塌下來了。

先是炎帝,緊接著又是雷公。

夏彥天王能夠擋住炎帝的進攻,但他能夠擋住炎帝和雷公這兩只恐怖的神獸嗎?

天,真的塌下來了。

但在人們心中如同擎天巨擘的夏彥天王,似乎是沒可能擋住兩只神獸的進攻。

奔跑之中,無數茂盛的樹木于濃郁雷電之下化作焦炭、灰飛、齏粉。

巨大的壓迫感,率先承受的,是站在西面的火箭隊成員。

訓練有素的他們,面對這種情況,也出現了不可避免的慌亂。

因為,就連他們的總指揮雅典娜,此刻心頭都是微顫。

奔雷之中雷公二話不說,就先送來一發“電磁炮”。

恐怖的雷電能量團,與地面犁出一條深深的焦黑溝壑。

如同天威的攻擊,只讓人覺得不可阻擋。

而就在絕望再次縈繞在了所有人心頭時。

兩道紅光從火箭隊之中射出。

全身漆黑的噴火龍攜著兇戾、暴虐的氣息。

通過雅典娜發泄了心底怒氣的噴火龍沒有莽撞地去直面雷電,而是一個振翅避開了“電磁炮”,徑直朝著疾馳而來的雷公飛去。

那“電磁炮”呢?

一只全身為紫色如同恐龍一樣的精靈,面色嚴肅地橫在了最前方。

尼多王!

坂木的尼多王!

就見。

那只尼多王身形微顫。

影子分身!

兩只一模一樣的尼多王出現在了它的身側。

同一時間。

三只尼多王的身上迸發出璀璨的亮光。

金色的雷光、赤色的火光、靛色的雪光。

十萬伏特、噴射火焰、冰凍光束!

三種完全不同屬性的攻擊,卻在尼多王頭頂的尖角之上同時凝聚而出,一道身影操控一種能量。

正面迎上了雷公的“電磁炮”。

轟——!

又是一股劇烈的碰撞余波。

好在火箭隊比普通人耐抗一點,不需要夏彥的保護。

待到恐怖的金色雷光散去。

三道尼多王的身影只剩下了一道,細密的絮狀電流于它紫色的堅硬甲殼之上跳躍,轉眼卻又被全部導入地面消散。

而尼多王非但沒有受到傷害,反而眼神更加明亮,甲殼變得越發明亮。

“吼——!”

亢奮地咆哮之聲,將所有人從震撼中喚醒。

“擋、擋住了?”

“那個、那個人是......火箭隊的最高干部言夏?”

“他、他居然也這么強?”

“...”

一時間。

人們也不知道是該慶幸,還是該害怕。

慶幸的是,陡然出現的雷公,居然被另一個人擋住了。

害怕的是,這個人居然是火箭隊的最高干部。

但在人們的潛意識中。

那轟然坍塌的天空之下,擎著天的不再只有夏彥天王那道偉岸的身影,又多了一道一臉陰翳卻同樣令人放心的身影。

如果說。

一個人擋住塌下來的天,那兩個人呢?

“言夏”不知道在什么時候已經走到了雅典娜和所有火箭隊成員的最前方,雙手插著口袋,眸光熠熠。

“言夏干部......”真鳥望著那道背影,眼里盡是崇拜之色。

聯盟那邊有一個夏彥天王出盡風頭,我們火箭隊也不差啊,言夏干部以一己之力阻攔神獸雷公!

雅典娜神色復雜地看著“言夏”。

她也不得不承認,在剛才的一剎那,“言夏”真的很帥。

就見他再次甩出兩枚精靈球。

一只三首惡龍以及一只甲賀忍蛙出現在了他的身前。

不由分說。

兩只精靈一齊朝著雷公襲去。

尼多王在擋下了雷公的“電磁炮”后,就是一腳踏出。

一根根尖銳粗壯的巖柱從地面悍然拔起,朝著靠近的雷公聚攏穿刺。

大地之力!

并且,之前直接越過“電磁炮”的噴火龍,也已然完成了“龍之舞”的強化,朝著雷公落去。

龍之俯沖!

再加上緊隨其后的三首惡龍以及甲賀忍蛙,倒也沒落入多少下風。

虛空之中。

夏彥與“言夏”不經意間的一次對視。

彼此額首。

“言夏”手里的精靈,雖然配合不行,但自主作戰能力比較強。

不管是噴火龍還是三首惡龍亦或是甲賀忍蛙,都有自行作戰的能力,指揮和不指揮的差距不是很大。

最重要的,還是坂木讓真鳥送來的那只尼多王。

實力堪稱恐怖。

僅僅是以一己之力擋住雷公的“電磁炮”,分身為三同時使出“噴射火焰”、“十萬伏特”以及“冰凍光束”就能看出,這只尼多王坂木培養得相當出色。

雖說地面系能夠免疫電系招式。

但如果認為隨便來一只地面系的精靈,就能輕松抗住雷公全力的“電磁炮”,那就太天真了。

首先,要能抵御住那恐怖雷光所攜帶的熾熱高溫,其次才是思考能否抵御雷電。

而這只尼多王也有足夠的自我戰斗意識,深諳坂木的“大地法則”,不需要指揮。

乍一看。

就像是“言夏”的精靈攔下了雷公。

特意把這些精靈安排給“言夏”,也是考慮到了這一點。

而隨著雷公被攔下。

夏彥這邊,也朝著炎帝發起了反擊。

多龍巴魯托帶著比克提尼一馬當先,大針蜂與胡地緊隨其后,波克基斯于空中尋找機會,堅盾劍怪藏進影子里做好準備。

既然有序的配合。

雖然沒有屬性上的絕對優勢。

但憑借著彼此默契的配合,也足以攔下炎帝。

夏彥加“言夏”vs炎帝加雷公。

被火焰和雷霆所包裹的人也不得不感嘆。

人生大起大落得太快。

一次次的危險降臨,一次次的危機化解,他們的心臟都覺得壓力快承受不下來了。

這次。

總差不多了吧?

燃燒塔上。

見到炎帝和雷公居然都被阻攔,黑袍人也有些始料未及。

他之前就從夏彥和“言夏”身上感受到了威脅不敢輕舉妄動,事實證明他的感覺是對的。

忍不住朝著身后,一直默默頌念的安律問道:“還要多久?”

但安律并不理他,只是保持著虔誠的姿態,合著雙手,閉著眼睛,對著火焰念叨著什么。

他的耿鬼攔住了安慈。

好在,現在一切都僵持住了。

只是,夏彥不會讓局勢就一直這樣下去,越是拖,就對他們越是不利。

朝著雅典娜喊道:“去熄滅燃燒塔!”

面對夏彥的命令,雅典娜面色一板。

雖然她知道夏彥說的是對的,但不代表她愿意聽一個聯盟四天王的指揮。

轉頭看向“言夏”。

不知不覺間,雅典娜也已經把“言夏”當做了這次行動的指揮。

看到他不反對,才狠狠地瞪了眼夏彥,對著身后的火箭隊眾人揮了揮手。

“跟我來!”

看到這一幕,夏彥心里略微有點無語。

多此一舉。

不過,總算雅典娜和火箭隊的人也開始行動了。

有軍團的加持,雅典娜的實力也可比比肩普通的四天王。

她召喚出烏鴉頭頭以及鐵螯龍蝦。

“所有飛行系精靈,還有水系,熄滅燃燒塔!”

或許軍團之中單獨拎一個人的實力也就那樣,但凝聚起來,就不一樣了。

大量的飛行系精靈,于烏鴉頭頭的帶領下,卷起巨大的氣浪。

覆蓋著燃燒塔的火焰,開始瘋狂搖曳。

而所有的水系精靈,則在雅典娜的鐵螯龍蝦引導下,湍急的水流升騰。

“找死!”

黑袍人兜帽下的森寒眸光閃爍。

“三首惡龍,龍之俯沖!”

同時又甩出了兩枚精靈球,一只水晶燈火靈以及一只夢妖魔出現在了燃燒塔前。

他也終于是不得不出手了。

只是。

黑袍人的目光,時不時地掃向燃燒塔的北面,似乎是在疑惑為什么少了一只。

見到黑袍人和雅典娜的軍團開戰。

夏彥壓了壓帽檐。

心電感應傳遞到了每一只精靈的意識之中。

對此。

精靈們紛紛會意。

“巴魯亞——!”

多龍巴魯托伏在地上,兩只多龍梅西亞彈射而出,如同利箭射向炎帝。

龍箭!

緊接著自己也瞬間彈射而起,纏繞著龍系能量,奔襲向眼底。

蹲在它背上,死死抱著它的比克提尼,雖然不時驚呼出聲,但也沒有停下對它的“幫助”。

讓多龍巴魯托在短時間里,擁有了可以抗衡炎帝的資本。

而隨著多龍巴魯托的爆發,其余的精靈也都行動了。

只不過。

它們的目標并不是炎帝,而是......

燃燒塔上的黑袍人!

嗡——

大針蜂羽翅顫鳴,身形如電,于空中留下了金色的弧光,陡然出現在了燃燒塔之上。

凌厲長針所過之處,熾熱的火焰退散。

注意到大針蜂的逼近,黑袍人沒有驚慌,反而是低低地獰笑了聲。

從他黑袍的陰影之中,一只碩大的拳頭,纏繞著濃郁黑芒,迎上了大針蜂的長針。

嘭——!

只見,從黑袍的陰影下,一只黑夜魔靈從中竄出。

猩紅獨眼異常明亮。

不過。

大針蜂被逼退,也并不意外,它再次凝聚鏗鏘劍陣,于“劍舞”之中氣勢已然攀升到頂峰。

沒有攻擊,身形反倒是瞬間模糊。

胡地與之交換位置,澎湃的超能力夾雜著千絲萬縷的超能力絲線,繞過黑夜魔靈,朝著黑袍人纏繞而去。

黑夜魔靈試圖阻擋,但從空中射來兩道“空氣斬”,迫使它不得不進行抵御。

而黑袍人的黑袍之下,卻陡然竄出大量漆黑的藤蔓,將胡地的那些超能力絲線盡數阻隔。

朽木妖!

緩緩火光的陰影之下,黑袍人腳下的影子里,一柄長劍悍然穿刺。

嘩啦——

陡然出現拉鏈蠕動的聲音。

堅盾劍怪的長劍還未觸碰到黑袍人,卻見一道拉鏈憑空出現在劍尖之上,將之涂抹。

拉鏈緩緩凝聚。

是一只詛咒娃娃!

它嘴巴就是一道拉鏈,里面仿佛通往四次元,并且伴隨著濃郁的怨念傾瀉而出。

只是。

堅盾劍怪的劍,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阻擋的。

其上纏繞著的幽靈系能量,陡然鼓動。

湮滅氣息澎湃,反物質波動浮現。

詛咒娃娃原本戲謔眼中閃過驚詫,它的拉鏈居然被一股不知名的能量所服飾,緩慢湮滅。

見狀,詛咒娃娃不得不吐出了堅盾劍怪的長劍,帶著黑袍人抽身后退。

但凌厲的劍氣,抹過漆黑的斗篷,將一直藏在黑袍之下的人,給曝露了出來。

同時。

還有其黑袍下鼓起的地方。

是一個看似透明,但其上纏繞著千絲萬縷黑色絲線的玻璃盒子。

在盒子之中,是一只模樣有些憔悴,神情有些頹然的精靈。

瑪夏多!

嗡——

空氣再次輕微震動,大針蜂去而復返。

不知道在什么時候,已然迫近黑袍人面前。

極致的速度與凌厲的攻勢,讓黑袍人面色驟變。

好在。

旁邊的安律也不只是看著。

紅光之中,一只恰雷姆頂著膝蓋,飛身而出。

“嘶!”

大針蜂低鳴。

猩紅的眸子死死盯著被關在了箱子里的瑪夏多。

作為最了解夏彥的精靈,它深深地知道瑪夏多的失蹤,讓夏彥有多么自責。

而身為夏彥的精靈,它雖然不善言辭,可也想竭盡全力為夏彥做事。

現在。

瑪夏多就在眼前。

大針蜂斷然沒有后退半步的可能。

更何況。

此時的它,經過了和布萊茲的戰斗,再加上之前的“劍舞”,攻擊力已然達到了頂峰,超出所有人的想象。

所以,大針蜂面對恰雷姆的飛膝踢,非但沒有后退,反而徑直撞了上去。

剎那間環繞周身鼓動的能量,瞬息之間被凝聚在了長針的尖端。

而大針蜂的選擇,夏彥也沒有反對。

反而同樣盯著被囚禁在了箱子里的瑪夏多,攥緊了拳頭。

一時間。

夏彥與大針蜂的信念和一。

就算沒有啟動鑰石和超進化石,大針蜂的身上居然也隱隱縈繞起了些許超進化的光暈。

夏彥口袋里的鑰石,與大針蜂身上所攜帶的超進化石,散發起淡淡的微光。

雖然很淡,幾乎無法觀察到。

但大針蜂和夏彥都注意到了。

超進化,本身就是訓練家與精靈之間羈絆能量的具象化。

如同將來的智爺與他甲賀忍蛙的羈絆進化。

夏彥和大針蜂倒是不至于脫離鑰石和超進化石的限制,但羈絆的力量也是力量的一種。

大針蜂第一時間就將這股能量利用了起來。

將之纏繞在了長針之上。

恍惚間,大針蜂的長針仿佛變得更加細長,更加凌厲。

嘭!

恰雷姆的膝蓋,與大針蜂的長針碰撞。

幾乎是以一邊倒的情況呈現。

恰雷姆倒飛而出。

大針蜂再次欺近。

而被關在了囚籠之中的瑪夏多,隱隱也聽到了大針蜂那熟悉的聲音。

憔悴地睜開眼睛時,恰巧看到了朝著它沖來的大針蜂,以及在眼角的余光之中,那矗立在燃燒塔下的熟悉身影。

“瑪夏——”

瑪夏多虛弱的聲音之中帶著驚喜,支撐著它踉蹌起身。

與此同時。

黑袍人在看到安律的恰雷姆居然如此不堪一擊,第一次在臉上露出了驚懼之色。

好在。

扎根在了這一方樓層之中的朽木妖,從地板中抽出藤蔓,抓住了黑袍人的腳踝,將之往后狠狠一拽,重重地砸在了地上。

但黑袍人是救走了,可關押著瑪夏多的囚籠,卻也被大針蜂以雷霆一擊直接劈碎。

瑪夏多瞬間就化作黑影,從囚籠之中鉆了出來。

而被大針蜂所雜碎了的如同玻璃一樣的囚籠,掉進了燃燒塔的火焰之中。

一縷縷充斥著濃濃惡意的黑氣,于火焰之中迅速升騰,直至徹底消散在了空氣之中。

又是黑暗能量!

詛咒娃娃、彷徨夜靈,第一時間回到了黑袍人的身旁,護住了它,防止大針蜂再次進攻。

不過大針蜂它們的目標已經完成了。

它們還要回去支援多龍巴魯托。

多龍巴魯托只是短暫抗衡炎帝,時間一長它也有點遭不住。

“該死!”

黑袍人結實的拳頭重重地砸了下地面,換來本就不牢固的區域不斷發出窸窸窣窣的聲響。

要不是有朽木妖固定,其實他和安律所站的地方,早就被火焰所吞噬。

大步走到欄桿前,朝著夏彥瞪去。

而覆蓋在他身上的黑袍,在之前堅盾劍怪的攻擊下,以及他大跨步的走動,緩緩脫落。

露出了其下的人影。

當夏彥看見這個人的時候,一直還算從容鎮定的臉上,卻第一次失了態。

瞳孔劇烈收縮。

“不可能!”

他幾乎脫口而出。

這個黑袍人他認識。

或者說,見過。

在當初的三神島,與托姆渃奇一起的那個魁梧男人,被夏彥誤認為是聯盟軍團長,最后被放逐進了時空亂流的那人!

同一個人?!

不!

只是長得很像。

所使用的精靈,戰斗方式和習慣,甚至是說話的方式和語氣全都不一樣。

差點,夏彥就要認為是那個魁梧男人,從時空亂流中活下來了。

但星野龍一都做不到,夏彥不認為當時已經精靈盡失的魁梧男人做得到。

也許是雙胞胎?

按捺下了心里的驚訝。

他的失態別人倒是都沒注意到,但樓上的壯碩男人,也就是褪去了黑袍的內奧米注意到了。

但他也沒時間多想。

損失了瑪夏多讓他很氣惱。

可雅典娜攜著她軍團攻勢越來越兇猛,他不得不集中精神去應對。

“可惡!水君那邊到底出了什么問題?”

炎帝和雷公都來了,卻獨獨沒能看到水君。

否則,三圣獸齊聚,就算是夏彥加上“言夏”還有雅典娜的軍團,也不會是對手。

可現在。

明明坐擁炎帝與雷公兩大神獸,卻還是被壓制了。

拖,成了他唯一的選擇。

對著身后的安律喊道:“動作快點!”

再晚,隨時可能崩盤。

局勢。

似乎已經朝著夏彥這一邊傾斜。

聯盟與火箭隊破天荒的配合,令他非常頭疼。

但安律依舊沒有理他。

甚至之前安律的恰雷姆被夏彥的大針蜂秒了,他都不為所動。

化作黑影來到了夏彥身邊的瑪夏多,帶著幾分親昵和思念,想要和夏彥親近親近。

不過隨著夏彥心電感應所傳遞的信息,瑪夏多稍稍愣神后,朝著“言夏”以及噴火龍的方向移動而去。

“所有解決掉了對手的搜查官!毕膹└吆。

搜查官們以及諸位館主,為了疏散人群,去對付那些藏在人群中的同黨了。

好在那些人的實力不算很強,又有松葉這四位館主在,很快就被清掃,如今也只是負隅頑抗。

“滅火!”

“是!”搜查官們應聲響亮。

夏彥都幫他們擋住了最大的麻煩,現在也該他們來反哺夏彥了。

滅火!

呼——

忽然之間,一陣蕭瑟的涼風,從緣朱市的北面拂來。

所過之處。

炎帝鼓動能量崩裂地面所帶來的巖漿與火焰,逐漸熄滅。

而抵擋下了多龍巴魯托反擊的炎帝,和攔住了尼多王與噴火龍兇猛攻勢的雷公,幾乎同時朝著緣朱市北面望去。

那勉強還算保持完整的樓房之上。

一只踩著微風,環繞在兩條白色飄帶之中,湛藍色的身軀之上密布白色斑點的輕盈精靈,出現在了所有人的視線之中。

“水君!是水君!”

“完了,水君也來了!”

“這可怎么辦?”

“...”

北風的化身,水君!

三圣獸中的最后一只,也出現了!

鳳王衛隊,整齊登場。

感受到北風吹來的第一時間,夏彥就朝著北方望去了。

看到水君的出現,心底微沉。

不過。

當他看見水君的清澈的眼神時,剛剛沉下的心,又再次恢復。

水君沒事!

這絕對是個好消息。

炎帝和雷公,因為不知名的原因被影響,但夏彥借助著比克提尼以坂木的尼多王,勉強還能阻擋。

如果再加入水君,那就算是夏彥用上了吃奶的力,也無濟于事。

好在。

水君似乎沒有被影響到,并且在最后關頭趕到。

“嗚——”

隨著水君空靈悠揚的聲音響起,其身上的白色飄帶曳動得越快,一股呼嘯的北風,從它身后吹拂而來。

夾雜著濃濃的水汽。

拂過燃燒塔。

致使燃燒塔上的火焰,瞬間小了不止一籌。

干燥熾熱的空氣,也在水君出現后,變得清涼舒爽了幾分。

縱身輕輕躍起。

水君乘著風,跨過了不短的距離,落在了夏彥的身旁。

仿佛就像是有一團水落在身邊,清涼傍身。

側頭。

水君也正好看向夏彥。

其靈動深邃的眸子之中,帶著些許的好奇。

夏彥幾乎下意識地就想說一句,以后離網子遠一點。

但考慮到現在的局勢,還是說道:“水君,能滅火嗎?”

另一邊。

見到水君出現居然沒有發起攻擊,反而是和夏彥安靜地站在了一起。

所有人再次松了口氣。

緊接著變得振奮。

水君要和夏彥天王聯手?!

只是這么一想,就覺得這次的事件,終于要結束了。

而站在夏彥身旁的水君,在聽到夏彥的請求后,身形微頓,最后緩緩地搖了搖頭。

【來不及了!

聲音輕柔,沁人心脾。

可夏彥卻沒時間欣賞它的聲音了。

“難道......”

“夏彥!它來了!”與安律的耿鬼糾纏的安慈,面色復雜地朝他喊道。

夏彥臉色再變。

同一時間。

燃燒塔上一直閉著眼睛的安律,也陡然睜開了眼睛,停下了持續不知道多久的念誦。

抬起腦袋,望向燃燒塔外,輕聲道:“來了!

內奧米聞言,長出一口氣。

“總算趕上了......”

差一點,差一點他們的計劃,就要被夏彥攪合了。

但現在好了。

就算燃燒塔熄滅,也已成定局。

戾——!

人們只聽見,一聲嘹亮的長鳴,伴隨著一道橫貫天際的彩虹出現。

絢麗的虹光之中。

一只身披璀璨星光,曳動翅膀夾雜著煌煌金色火焰,全身充斥著神圣氣息的巨大飛禽,出現在了緣朱市的上空。

短暫的寂靜之后。

“鳳、鳳王?!”

“鳳王......”

“那就是鳳王嗎?”

“...”

人群鼎沸。

他們舉辦“燃燒慶典”,本就是為了朝拜鳳王。

這個儀式已經持續了上百年之久,都沒能盼來鳳王的出現。

卻沒想到。

今天居然看到了!

嘩啦啦——

成片成片的人跪地,帶著滿臉的虔誠與熾熱,朝著出現在了天邊的鳳王朝拜。

燃燒塔再次被點燃,所有人緣朱市居民陷入水深火熱之中。

鳳王,是來拯救他們的嗎?

夏彥當然不屬于朝拜之人中的一個。

他扶著帽子,眺望著遠處那只充斥著神圣氣息的精靈。

暗自松了口氣。

還好。

鳳王沒有被控制。

可他身邊的水君,卻露出了嚴肅的表情,沒有夏彥那么輕松。

而它的反應,也都被夏彥看到了。

“怎么了?”

水君露出了一抹人性化的無奈。

【燃燒塔再起火勢,炎帝、雷公為人類所操控,吾主被強行呼喚,你覺得.......它會開心嗎?】

夏彥表情微僵。

這么說,倒也有幾分道理。

那豈不是說,鳳王的出現,并不一定就是一件好事了?

而且。

夏彥可沒忘記。

內奧米他們喚來鳳王,似乎是帶著什么特殊的意圖。

也沒等他多想。

很快內奧米就行動了。

他無視雅典娜的阻攔,踩著三首惡龍,手持著一節火紅色的木頭,朝著天上飛去。

見到他動作的安慈,腦中閃過了一個大膽的念頭。

趕忙提醒道:“夏彥,快阻止他!他要的,是鳳王的生命能量!”

“嘶——”

夏彥猛地吸了口氣。

事情。

好像有點大條了。

——————

ps:萬字大章,求月票啊~~先發后改,晚上有個飯局,吃完回來看能不能再爆點~~

7017k

微信掃一掃,好貨要分享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錄(快捷鍵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
一级A片在线观看无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