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首頁 > 游戲·競技 > 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 > 第九百九十六章:我到底做了什么?
聽書 - 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
00:00 / 00:00

+

-

語速: 慢速 默認 快速
- 6 +
自動播放×

御姐音

大叔音

蘿莉音

型男音

溫馨提示:
是否自動播放到下一章節?
立即播放當前章節?
確定
確定
取消
全書進度
(共章)

第九百九十六章:我到底做了什么?

從龍族開始打穿世界 | 作者:起飛的大象| 2022-05-04 20:29 | TXT下載 | ZIP下載

分享到:
關閉

泥像看到陸晨的動作,愣了下,“你這是作何?”

陸晨將刀插回石縫中,細細思索,這刀意留下來的本意他并不清楚。

泥像所說的話不能全信,關鍵在于,他發現泥像好像真的會被這股刀意傷到。

也就是說,他和千雪在這道弒君刀意旁邊時,泥像是沒辦法對他們做什么的。

那他大可不必如此緊張,想想怎么才能利益最大化。

首先,他在想,這弒君刀意他能拔出來,那么是否能帶走呢?

這弒君刀意連仙人都能傷到,會忌憚,他要是能拿出去,豈不是橫著走?

并且因為這刀意是由普拉斯版陸晨留下的,本質上也是他發出的,他感覺自己好像能夠操控。

“前輩,有沒有其他的解決方式呢?”

陸晨倒也沒準備翻臉,只是想再聊聊。

“我知道你在想什么,這道刀意絕強無比,即便是原初礦洞內的那些存在也很忌憚,但你是帶不走的,它一旦離開這片空間,就會消失,這是那位絕世強者設下的局限!

泥像說道,“你方才說是攜神祇信物來原初礦洞找人,我可以告訴后面的路怎么走,哪里還有意識留存的,與秘血一脈相關的神祇,你只要將這些太古靈族流放即可!

“流放嗎……”

陸晨看向這片空間內的太古靈族,一個個長得都很別致,實際上從繪梨衣在現代的經歷來看,他懷疑這其中有自己的鍋。

既然她們會在現代遭遇太古靈族,那說明這些家伙還是離開了,或許就是被自己今日流放的。

流放這些生靈陸晨沒什么心理負擔,本來從繪梨衣的敘述來看,也不是什么善類,況且被鎮壓在原初礦洞,他們多半連出世的機會都沒了。

只是陸晨覺得這么流放,似乎有點浪費。

不管是從刀意上來說,還是從其他方面來說,他感覺都是極大的浪費。

“我只是想結束這漫長而無趣的生命,等待來世的輝煌,在原初礦洞內,我看不到明天!

泥像解釋道,他看出了陸晨的疑慮。

“來世?前輩還信這個?”

陸晨疑惑道,他知道對方也看過輪回湖。

“你也看過了輪回湖,內心沒有想法嗎?”

泥像反問道。

“我現在活著,我就是我,沒有前世今生之分!

陸晨搖頭,他說的是大實話。

泥像長嘆一口氣,看向陸晨的目光,帶上了一絲敬佩和艷羨,這對于一位曾經修煉成仙的生靈來說,是十分難得的。

“所以說,古人說的對,輪回湖是觀不得的,看了輪回湖的人,往往沒有好下場,我就是例子,道心已經不再堅固了!

泥像緩緩道,“我很羨慕你,我曾經年少輕狂時,也有過這樣的心高氣傲,不信來世,只認當世無敵,可到頭來,發現前路不得寸進,被囚在原初礦洞內看守此地,才知道,今生只有如此了!

“所以前輩是看到了來世,來世的你會更強?”

陸晨好奇道。

“輪回湖顯化了我的前世和來世,前世且不論,但來世是要比今生要強很多的,強到我如今根本無法理解那種境界!

泥像感慨道,眼中露出一絲向往。

陸晨和千雪有些沉默,這般強者,最終也開始相信來世,將希望寄托于虛無縹緲的事情上,他們如今還無法理解這種心態。

因為他們是空間的先驅者,他們的成長永無止境,不會存在怎么努力都無法突破的瓶頸。

對于探索者而言,沒有突破不了的境界,只要你還活著,有足夠的資源,在空間內,空間會幫你輔助突破,這是任務世界的土著們沒有的外掛。

努力,積累就能變強,聽起來是很樸實的變強方式,但對于那些斷路者來說,像是天方夜譚。

多少天驕在到達一定境界后,不得寸進,空耗歲月,最終化為一賠黃土。

“我將它們流放后,前輩是否就會長眠?”

陸晨謹慎的問道。

“你們無需顧忌,我沒有惡意,也無法對你做什么,不如說,伱今日來到這里只是果,因早已種下,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,以求來世的因果報答!

泥像溫聲道。

陸晨將手握持在刀柄上,又開始向外發力,這次拔出了三寸。

泥像也沒有催促,在等待著自己道誓的解脫。

想他曾經一代天驕,縱橫星海,諸多星域俯首稱臣,紅顏無數,最終卻落得個在原初礦洞內半死不活的樣子。

如今歲月荏苒,他的故人們早已逝去,在那場大破滅中沒有人幸存,唯有他在原初礦洞內,反而躲過了一劫。

即便離開此地,他還能去哪呢,路已到盡頭,身邊再無故人,空留余嘆罷了。

陸晨在將這柄弒君刀意快要拔出時,又停下了,將刀身緩緩插回了石縫中。

這個動作讓泥像有些呆愣,“你又想做什么?”

陸晨收手而立,有些不好意思的笑道:“前輩,您只說了自己不能傷害太古靈族,但沒說要保護它們吧,那我砍死幾個應該也是可以的吧?”

泥像不知道陸晨想做什么,砍死太古靈族對你有什么好處嗎?

好處當然是有的,陸晨的弒君成長度如今只有43.21%,在故鄉世界中,還沒怎么獵殺強者呢,這里有大量的太古靈族“睡美人兒”,他要是不砍幾個給弒君加加進度條,都感覺對不起自己。

盡管不符合自己一向的行事風格,不過實力提升的事,陸晨不計較那么多。

在葬神星上砍人的代價可太大了,那絕對是他看過的套路,砍了小的,來了老的,砍了老的,來更老的,麻煩的很。

想到就做,陸晨讓小金龍載著自己飛起,來到一只太古靈族身前。

這是一只外貌像烏賊的生靈,巨大的頭顱中部有一只墨綠色的眼睛,此時正半睜著,但應該處于沉睡狀態。

“不知為何,晚輩看這些生靈,感覺其很邪惡,流放結束后,待它們出世,或許又要為禍宇宙蒼生,晚輩今日先替天行道一番!

陸晨正義凜然的說道,讓千雪聽了都犯嘀咕。

“可你身邊還跟著一只真龍……”

泥像也有些愣神,“它們的存在對星空的威脅更大!

小金龍聽了泥像的話,不滿的喊叫,“嗷嗚?”

那張牙舞爪的樣子像是在說,你敢說本英俊神武的真龍是禍害?

比劃時,它還向后扭頭,看著陸晨,“嗷嗚!”

陸晨這回看懂了小金龍的意思,這是在說它不開心了,再讓它繼續托人,必須加錢!

陸晨心中怪異,心說小金龍的關注點很奇怪,明明泥像是在唆使自己砍死它,它卻只想著再討點好處?

“行行行,等會兒碎開的渣子,都是你的!

陸晨隨口道,這些封存太古靈族的特殊晶體中,蘊含的神晶部分很少,而且經過歲月的流失,能量已經消散大半了。

而且主要是,他對這些東西洗澡一般用過傳承結晶有點膈應,不太想吸收。

陸晨還是很講究的,比如洗澡水,他只喝繪梨衣的。

小金龍聽了陸晨的話,興奮的手舞足蹈,掰著龍爪子,意思是它真的可以全拿嗎?

“可以,不過先說好,這邊的渣子你拿完,后面再有礦藏,都歸我了!

陸晨想了想,又怕小金龍牌挖礦雷達不出力,補充道:“嗯,看在你這趟表現不錯的份兒上,后面挖出來的,分你一成!

泥像就這樣在下方看著陸晨和小金龍討價還價,一時間開始懷疑,自己在輪回湖中看到的那人,究竟是不是陸晨的前世。

怎么那般冷峻無敵的大殺神,會有這么市儈的一面呢?

這分明就是在坑不懂事的真龍幼崽啊,這里的神晶幾乎都沒有能量了。

小金龍卻沒覺得有什么不對,反而興奮的嗷嗚嗷嗚叫,那意思是在說,陸晨真是個好人。

陸晨在小金龍身上艱難的站定,調整自身氣息,抽出腰間的弒君,一刀直直刺向晶殼內太古靈族的眸子。

沉睡的太古靈族,感受到危險,自沉睡中蘇醒。

說時遲那時快,包裹太古靈族的晶殼上的裂紋蔓延飛速,澎湃的能量在洞穴中逸散,這是一位在陸晨看來屬性處于七階巔峰的太古靈族,幾乎已經碰到了八階的門檻兒。

它本來感受到危機,在想是什么人敢冒犯尊貴的太古靈族,打擾它的沉睡。

那股自傲的威儀,無形的向前壓去。

可當它眸子中視野清晰,看到那柄刺向自己刀鋒后方的主人時,那只墨綠色的瞳孔露出了十分人性化的表情——驚悚。

令其全身顫栗的恐懼感,統治了這位太古靈族可憐的意識,冰冷的刀身刺入,暴烈的意在它身軀內肆虐,它甚至不敢升起反抗的欲望。

少許后,陸晨抽出弒君,眼中帶著疑惑,“它好像有點怕我?”

小金龍也在一旁點頭,又用龍爪比劃,意思是“你一直很嚇人,它怕你是正常的!

陸晨有些臉黑,檢查了下弒君的成長度,十分滿意。

弒君到了仙靈品質后,成長越來越難,在神棄之地斬殺了三位古神,成長度也只有百分之四十多,而且越往后長得越少。

如今斬殺七階最頂尖的生靈,一次也只是加8%的樣子。

不過這不是問題,因為這里的太古靈族有很多。

似乎意識到了這里有人動武,不少太古靈族都從沉睡中蘇醒,一時間這片空間內目光交織,各種可怕的氣息縱橫。

泥像站在下方,鎮定自若,他當然不需要畏懼,即便行將就木,半死不活,他也不是這些沉睡時間久遠的太古靈族可以傷到的,能夠對他有威脅的,在這群太古靈族中只有少數幾位。

但那幾位睡的很死,被封印的力量針對,幾乎不可能醒來,即便蘇醒,也會被那位絕世強者留下的刀意所針對,若有異動,就會被直接斬殺。

太古靈族們一個個睜開眸子,意識蘇醒,千雪站在場地中央,被一雙雙眸子掃過時,都感覺有些起雞皮疙瘩。

因為這里的太古靈族有不少都是八階的,比她還要強,而且長得極其惡心。

千雪和陸晨的觀點很一致,他們不認為魅力屬性和長相掛鉤,魅力低氣質占一大半,你可能會令人害怕,但那是氣質原因。

但有些東西魅力低不是這個因素,而是其長得真的很惡心,單純的丑。

然而就是這樣一群曾經星空中某個時代的霸主,目光在空中交匯,看到陸晨時,一個個嚇得閉上了眼,有些連皮膚都擠的褶皺了。

在空間內,發生一連串的震顫,是因為這些太古靈族在發抖。

陸晨摸了摸自己的臉,有些懵逼,“什么情況?”

普拉斯版陸晨,到底當年對這些太古靈族做了些什么?讓它們怕成這個樣子?

不過也好,省了自己戰斗的力氣,他的道基開裂,不適合動武。

“你的刀很特殊,我還從未見過這種滋養本命兵器的法,不過你最好不要太過分,它們可能會魚死網破,盡管這里有刀意鎮壓,你也可能會發生意外!

泥像勸說道,看出了陸晨的目的,原來只是想喂刀。

陸晨不做停留,大著膽子來到一只屬性可能與千雪仿佛的太古靈族面前,一刀插了進去。

那太古生靈瑟瑟發抖,但因為屬性超過陸晨太多,陸晨此時的狀態即便開啟神禁,也很難對其造成致命傷。

陸晨拿著弒君在對方應該是腦子的部位攪來攪去,也沒感覺對方的命源值在下降,感覺有些尷尬。

因為對方的屬性超出了弒君的斬殺技范圍,即便是他慢慢磨血,也很難做到斬殺,對方的恢復力基本和自己造成的傷害持平了。

在折磨了這只太古靈族一刻鐘后,陸晨選擇放棄,又將目光對準了那些瑟瑟發抖的,較弱的太古靈族。

半個時辰后,當陸晨從最后一位太古靈族身邊飛離時,他的弒君已經成長度達到百分之百,處于晉升的蛻變狀態。

弒君歡欣雀躍,陸晨則是看著太古靈族的尸體們在思索,難不成普拉斯版陸晨留下這些太古靈族,就是為了給自己弒君吸收的?

“真不專業,找點真的古神啊,一點神性都沒有!

陸晨吐槽普拉斯版的自己,這些太古靈族雖然強大,也被未來的陸溟稱之為域外古神,但其實沒有神性,只是一個特殊的,丑陋的種族。

因此弒君斬殺這些太古靈族可以獲得成長度,噬神者戒指卻沒有變動,想要提升戒指,他除非真的能在故鄉弒神,要么就只能靠外面的沙子慢慢吸收了。

“現在可以拔刀了嗎?”

泥像見陸晨操作完了,開口詢問道。

7017k

微信掃一掃,好貨要分享
(快捷鍵:←) 上一章返回目錄(快捷鍵:Enter)下一章 (快捷鍵:→)
章節有誤,我要:報錯
play
next
close
X
Top
×

分享到微信朋友圈

掃描二維碼在微信中分享
一级A片在线观看无码